认脸这事不止巨头在做 这家创业公司也想把人脸识别技术带到生活里

界面 · 2016 / 10 / 08    媒体报道

article

一登是一家提供刷脸身份认证服务的公司,但它们并不想自己被打上“黑科技”的标签。

在今年的腾讯全球合作伙伴大会上,除了看到形形色色的VR应用之外,界面记者在现场看到,不少参会者还被会场入口处的一个摊位所吸引。摊位上,前来体验的用户可以在手机上进行人脸识别并且获得系统评分。

这是深圳一家专注人脸识别技术的创业公司“一登”与腾讯方面合作开设的摊位。创始人沈洽金告诉记者,在两天的大会中,他们收到了超过1300份用户数据,以每天十小时算,平均一分钟一份。

随着技术的成熟,包括谷歌、微软和阿里巴巴在内的互联网巨头已经开始涉足人脸识别领域。从去年到今年,支付宝就接连上线了刷脸登录和刷脸支付功能。这使得人脸识别技术的使用场景开始从传统的安防行业开始向外扩展。

在这一波浪潮中,沈洽金看到了机会。他告诉记者:“从13年开始,智能硬件和O2O等行业开始发展,互联网的用户数量随之快速增长。这是技术能够现实应用的基础。”

另外,在他看来,相比于传统的密码认证,脸部识别认证还有着更为便利、安全性更高、使用场景更多的优点。因此在2014年,他选择在人脸识别领域开始了创业尝试。

选择企业的具体发展方向是他面对的首要难题。沈洽金认为,和科技巨头相比,像一登这样的创业公司只能从差异化领域切入。因此,他一开始就没有将一登打造成“黑科技公司”的打算。

广告 “我们更加想迎合用户的需求。刷脸其实只是一种生活方式,能够让人们的生活更简单化,”沈洽金说。他认为,之前的人脸识别技术主要只能用应用在安防等较窄的领域,且通用性低,难以吸引用户。而一登想做的就是让这类技术更加开放,从而为该公司的发展带来必须的大量数据。

目前,一登的核心业务为以脸部识别为基础的OpenID认证。通过构建平台,将底层的SDK免费开放给入驻的应用开发者,帮助他们在各自开发的应用之中植入一登的刷脸功能。从2015年3月到现在,已经有超过2000个开发者在一登的开放平台上进行注册,超过700个移动应用使用了它们的刷脸技术,这为它们带来了接近180万名用户以及千万级别的用户数据。

和支付宝的的刷脸技术相比,一登的人脸识别技术有其独特之处。沈洽金称,在活体识别上,支付宝的技术要求用户眨眼来通过认证;而一登可以根据屏幕图像、照片图像与真实图像存在的差异性,分析人脸纹理,来区分视频、照片与本人。

技术基础是这类公司存活的根本所在。沈洽金表示,一登目前与一个国际知名的学术机构进行合作,该机构为一登提供了模型和算法,而一登也能够为其持续提供用户数据。“在国际公开测评中,我们的人脸识别技术准确率达到了99.75%;而实际应用的错误率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沈洽金说。

此外,对于一登来说,如何保证数据安全也是后续发展的重点。现在,一登会定期将用户数据进行离线化处理,保证物理隔绝。不仅如此,它们还与白帽子机构进行合作,让这些机构帮忙找出系统的漏洞,并加以修补。而当用户的脸部特征发生变化时,他们还可以通过手机号码等其他传统的验证方式来修改自己的信息。

尽管目前一登的开放平台上已经积累了一定的用户数据,但沈洽金认为现在的积累还远远不够,“用户规模十分重要,只有足够多的用户才可以帮助我们验证技术,减低推广成本。”

他提到,现在用户在应用中使用一登的刷脸技术时,往往不知道这项技术背后的公司,这并不利于它们进一步收集用户数据。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沈洽金采取的方式是和巨头开始合作。今年四月,一登宣布获得了来自乐视体育旗下乐体创投2000万元的A轮融资。现在,乐视体育的移动应用上,就搭载了来自一登的刷脸登录技术。而沈洽金也表示,之后希望能够与更多的巨头进行合作,从而拓宽使用场景和渠道,吸收更多的用户。

现在,一登还没有固定的收入来源。沈洽金表示,这与用户数据积累不足,品牌认知度不高也有一定关系。他说,在之后的发展中,一登希望能够通过面对开发者以及用户的增值服务来获取收入,而这同样需要足够的用户量作为支持。

阅读原文:认脸这件事不止巨头在做 这家创业公司也想把人脸识别技术带到生活里